浙商银行成为第13家A+H上市银行 五大问题仍需回复监管问询

昨天,中国证监会发布审计结果公告,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第一期)通过。这意味着该银行即将成为第35家A股上市银行,也将成为成都第13家“A + H”上市银行。

目前,有12家上市银行拥有“A + H”,其中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交通银行等五家国有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四家股份银行,郑州银行和青岛银行两家城市商业银行,以及刚刚于8月15日通过审判的重庆农村商业银行。

据报道,浙商银行是全国12家股份制企业之一总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商业银行于2004年8月18日正式开业。2016年3月30日,该银行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 2017年11月2日,A股上市申请材料已提交中国证监会。 2017年11月8日,中国证监会按程序正式受理并预先披露。 2018年6月29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进行了预披露更新。 A股初次会议标志着银行“A + H”上市的不断推进。

根据浙商银行此前发布的半年报,截至今年6月底,浙商银行集团总资产为1.74万亿元,客户支持客户贷款和净贷款余额分别为9327亿元,比上年末分别增长5.5%,7.71%和7.8%,存贷款增长速度快于上年同期。总资产增长率超过2个百分点。在负债方面,存款余额达到1.05万亿元,负债总额占比从年初的63.12%增加到64.49%。

从盈利情况看,上半年,浙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25.74亿元,同比增长21.39%,其中净利息收入159.51亿元,同比增长37.10%;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为75.28亿元。它增加了同比增长16.07%。收入和净利润增长率不仅快于总资产增长的5.5%,而且还远远超过2018年的18.18%和4.94%。

在资本管理方面,截至年底6月,浙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3.32%;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89%和8.52%,分别比上年末提高0.06和0.14个百分点。

在资产质量方面,截至6月底,该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37%,低于2019年3月底股市的平均水平(1.71%) )。在同一时期,该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为240%,高于3月2日末019,平均库存水平(192%)为48个百分点,而且拨备相对充足。

虽然会议取得了成功,但中国证监会的发证监管部门也就浙商银行提出了许多问题,主要涉及以下五个方面:

问题1:浙商银行逾期贷款余额正在增加按年。增加,房地产贷款占比较高,中国证监会要求解释:报告期内贷款五级风险分类的具体标准和主要依据,是否与同行业的同类公司存在显着差异,五类分类政策是否一致;逾期贷款是否分类的原因不良贷款及其合理性符合相关监管要求,是否存在通过调整贷款的五级风险分类和不良贷款率来减少不良贷款规模的情况降低了;逾期贷款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其合理性可持续性,是否消除了影响逾期贷款持续增加的相关因素;房地产公司贷款的原因和合理性相对较高。与同行业相比,2018年房地产贷款比例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原因;房地产行业公司贷款不良率与t之间的差异报告期内同行业的可比公司2016年和2017年,房地产不良贷款率远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理由和合理性。是否存在较大的房地产贷款风险,相关减值准备是否充足;什么是股票配套贷款?应计是否充足合理,是否与同一行业,措施和处理不良贷款风险的有效性相一致;报告期内各个期间发放人工贷款业务产生的风险,计入不良资产减值准备的合理性。

问题2:浙商银行的无担保融资管理层不符合资本管理的新规定。 2018年,由于2016年部分无担保财务管理的担保,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收到了“行政处罚决定”。 “123

中国证监会要求解释:江西股票期货股票市场,应收账款投资,资产负债表外投资等各种产品的运作情况,以及是否特定投资的相关资产存在。金池等问题;是否存在集中赎回等重大风险,是否采取有效措施防范相关风险;是否存在提供信用增级的其他事实或情况或者具有类似特征的非保本理财产品港口,是否存在可能导致发行人的其他情况最终,非保证理财产品的情况丢失,以及非保证理财产品的判断依据完全符合;发行人的各类理财产品的布局,政策和应用管理,相关产品是否符合相关政策要求,新的财务管理规则,中国银行业保险非法支付贷款处罚的具体原因监管委员会;相关资本市场业务风险项目的相关措施是否有效,是否可以预防和解决相关风险,以及与理财产品相关的内部控制是否合理。并有效实施。

问题3:浙商银行和宝商银行有一般信贷和票据业务交易。

中国证监会要求签署“债务收购和转让协议”的进展情况,承包商银行对发行人的影响;每项业务可能发生的损失数,已累计的信贷是否已经产生了价值损失准备,相关债权是否已转移到新的存款,存款期限和利率协议;宝商银行票据池的质押业务涉及客户目前在更换验收银行的协议方面取得的进展eptance bill和抽屉的存款/存储证明。质押部分占上述票据总量质押总额的比例;宝山银行事件后,与承包银行的业务往来是否符合相关业务交易的法律法规和限制性条款,是否进行了必要的合规审查;整改和应对措施是否及时有效;宝山银行,康美药业,乐视等类似业务的发行人内部审计程序是否符合监管机构的相关要求和公司内部控制,相关内部控制的建立是有效的。心理以及相关风险因素是否得到充分披露。

问题4:浙商银行的资产利润率接近监管红线。 2017年的净稳定基金比率低于监管红线。自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中国一再受到监管。该部门实施行政处罚,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及派出机构,中国人民银行和派出机构对其进行多次检查。发行人的总部及其分支机构。

中国证监会要求报告期内的盈利能力,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继续下降。原因和合理性,是否与同行业一致,无线这将对未来的运营和绩效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2017年净稳定资本比率低于监管红线的原因是,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整改情况和效果;处罚和检查涉及的事项的主要内容,公司的业务线,相应的整改措施,建立与发行人有关的内部控制制度,是否有效实施。

问题5:浙商银行将不良资产转让给四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浙江浙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光大黄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中国证监会要求解释:不良资产处置对其影响e,各期间的损益,相关不良资产是否已事先充分准备,会计处理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发行人与受让人是否相关关系:购买的不良资产是否通过应收款项投资回购; 2017年和2018年处置不良资产所得收益的合理性,转让价格是否公平,以及转让价格是否与市场同时具有可比性。

返回顶部